名师说

韩辰明:讲真!西方教育真的比中国好吗?
韩辰明(Nathan Han)


天道首席顾问,资深留学咨询专家,2007年毕业于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市场营销专业,曾就职于首开集团房地产市场开发部门并拥有创业经历,针对商业学习、企业管理领域有充分的实践经验。2008年从事留学咨询服务,曾于同行业上市公司任职商科部留学业务经理,2010年获得美国ASCA升学委员会认证咨询师。

加入天道后,凭借10年高端留学行业服务与管理经验,专注为高端院校文商科研究生提供专业升学咨询。韩辰明老师熟知美、英、加、澳、新加坡研究?项目申请,擅长挖掘客户潜在竞争力,培养学生商业感官及商业技能,作为天道睿驰背景提升事业部负责人,可以为学生提供杰出背景提升资源,助力学生申请。

擅长专业:

金融工程、金融数学、金融、商业分析、统计(生物统计)、数据科学、经济、信息科学,法律,MPA等专业及交叉学科申请

首席观点:

个人工作理念:世界上一成不变的东西,只有“任何事物都是在不断变化的”,不断变化的世界要求我们持续学习,以海纳百川的谦虚心态来寻找自己的位置。

座右铭、工作感悟:人们尝试预知、推测将要发生的事情,但人们不知道的事情始终比可预知的事情更有意义。

过往成功申请:

2008-2018年前10专业成功申请记录

申请专业 申请数量(个) 录取院校
金融、金融工程、金融数学 132 麻省理工学院、芝加哥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康奈尔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卡内基梅隆大学、纽约大学、佐治亚理工学院、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密西根安娜堡大学、波士顿大学、伦敦政治经济学院、香港大学等
商业分析 49 哥伦比亚大学、芝加哥大学、杜克大学、南加州大学、华盛顿圣路易斯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乔治城大学、罗切斯特大学、布兰迪斯大学、弗吉尼亚大学、维克森林大学等
统计、数据科学相关专业 49(含2个全奖博士) 耶鲁大学、哈佛大学、杜克大学、斯坦福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康奈尔大学、莱斯大学,圣母大学、乔治城大学、佐治亚理工学院、密西根安娜堡大学、华盛顿大学、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析、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宾州州立大学,伦敦政治经济学院,香港大学等
经济 40(含3个全奖博士) 哥伦比亚大学、杜克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康奈尔大学、范德堡大学、乔治城大学、塔夫茨大学、剑桥大学、伦敦政治经济学院、香港大学等
教育、MPA、法律等 26 耶鲁大学、芝加哥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康奈尔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伦敦大学学院、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等

历史数据:

申请总数:220个

申请成功率:100%

多录取学子占比:99.2%

美国TOP20名校申请个数:410枚


首席申请案例(部分):

C同学:

背景:滑铁卢大学 金融工程专业 GPA 3.9,GMAT730,IBT105,FT主编推荐

录取:芝加哥大学(数学金融)、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金融工程)、哥伦比亚大学(金融工程、MSOR)、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经济与金融)等

H同学:

背景:对外经济贸易大学 商务英语专业 GPA3.3/4.00,TOEFL 101,GRE320,HR全职工作经历3年

录取:达特茅斯大学(MBA);圣母大学(MBA)、弗吉尼亚大学(MBA)等

L同学:

背景:南京大学 金融工程 GPA4.4/5.00,GRE321,TOEFL102,多段实习

录取:哥伦比亚大学(运筹学)、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金融、MISM)、纽约大学(金融数学、金融工程)、LSE(金融专业))等

L同学:

背景:北京大学 经济学专业 GPA3.7/4.0,GRE325,TOEFL108,校内科研项目

录取: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经济学)、伦敦商学院(金融学)、香港大学(金融学)、香港中文大学(经济学)等

H同学

背景:西南财经大学 金融法律双语班专业 GPA4.5/5.0,GRE329,IELTS,数个实习

录取:伦敦大学学学院(法律专业)、爱丁堡大学(法律专业)、华威大学(法律专业)等

Z同学:

背景:塔弗茨大学 金融专业 GPA3.0/4.0,GRE310,无实习

录取:约翰霍标普金斯大学(金融专业)、布兰迪斯大学(MAIEF)、罗切斯特大学(金融专业)凯斯西储大学(金融专业)等

L同学:

背景:中国人民大学 城市管理专业 GPA3.6/4.0,GRE320,校内科研

录取:康奈尔大学(公共政策专业);杜克大学(公共政策专业);乔治城大学(公共政策专业)、宾夕法尼亚大学(公共政策专业)等

L同学:

背景:非全日制本科,英语专业,GPA2.5,GRE未考,电信行业13年工作经历

录取:美国前100院校教育技术全奖博士



34人感谢+1

  大家好,今天跟大家分享一下中美教育中的差异,教育是很重要的议题,现在很多人对教育有一种怀疑的态度,中国的教育是不是够好,根据教育学家雅斯贝尔的观点:东方教育更关注来自外部的压力,让学生更有学习的动力。

本文为天道教育首席顾问韩辰明老师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违者必究!

    西方教育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它挖掘了学生心中的渴望。中国对学生的判定标准非常单一化、标准化,会根据学生成绩的优劣分为不同的档次,这样不同学生所受到的社会关爱、学校关爱,甚至是家长的关爱程度就会不同,成绩优秀的学生会收到更多教育资源的倾斜,而成绩不佳的学生会受到大家的忽视,但他们渴望被认可,想把他们的声音喊出来,这样会出现所谓的“差生”步入歧途的情况。

  这种情况在美国或者说在西方的教育理念中并不存在,西方很多国家会在学生上高中前挖掘他们感兴趣的领域,让学生找到自己的兴趣点。举个例子,高中之前有些学生并不拘泥于数理化的学习,他们更喜欢动手实践,通过手工作业做些跟木匠或者园艺有关的工作,培养他们对大自然或者这个世界的爱。高中之后,外国的学生会出现较大的转变期,他们根据自己的兴趣选择某个类型的专业。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大学的学习中,西方学生会有更大的冲劲。

  央视曾经做过一个有趣的访谈节目,他们采访了有中国高考状元头衔的学生,并对他们日后学业以及工作情况进行了解,采访发现这些高考状元在大学期间并没有保持高考前的学习热情和状态,他们的学习生活也没有大家预想的顺利。相反,在采访哈佛大学曾经入学优秀的学生,会发现他们的自我驱动力是非常强的。我们都知道哈佛大学的学生每天四点就要去图书馆占位子,不然就没有地方可以坐。这种主观学习的动力是中西方教育差异比较明显的体现。

  对于教育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挖掘学生潜在的能力,挖掘他们内心的渴望,而不是把学生分成三六九等。在西方教育体系中特别强调学生自我潜力和爱好的发觉,西方教师的首要目标不是把学生培养成数理化全才,而是引导学生找到自己真正的感兴趣他们的家长也是以这样的思路去培养孩子。所以大家可以看到美国中小学的学生更加注重园林、社工等偏向于自然、具有社会性的活动,学生能更好地参与社会并且认识这个世界。在这个过程中他们逐渐去寻找自己的目标,在大学生涯中会把目标转化为学习的动力。

  曾经有人问我一个问题:中国基础教育是全世界公认最优秀的,但为什么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却屈指可数?这就是我们教育理念的差异,就像一开始说的,东方教育关注外部的压力,而西方的教育源自内心的挖掘。雅斯贝尔还说过:我们很难要求一个人变成我们希望的样子,教育的真实含义是去影响我们,让我们更加完善更加适应社会的发展,这才是教育的真谛和本质。

该顾问的其他文章